晚自習→晚窒息 基測前夕 孩子崩潰了

更新日期:2010/09/12 02:45 陳至中/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陳至中/台北報導】

 

那天,年僅十五歲的黃靖惠崩潰了!離國中基測只剩一個月,但她已無法承受如此高壓的環境,身心都已到達臨界點。她沒有在頭上綁上「必勝」的布條,而是選擇在夜裡出現在母親面前,說出那成千上萬國中生都曾說過的話:「媽媽,我不想再參加晚自習!」

 

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二○一○年國中現況問卷調查」,台灣九年級(國三)學生,一天平均待在學校十.四小時,一整個學年為一九七九.六小時,遠高於日、韓的八六八小時。

 

台灣學生從早上七點半踏進學校那一刻起,就墜入上課、考試的無間輪迴。好不容易撐完八節課,也通常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去補習班;二是留在學校「晚自習」到九點,繼續在同一間教室、同一個座位上為升學拚鬥。

 

黃靖惠和成千上萬的國三生一樣,「理所當然」地在晚餐後留在教室。她說,學校會營造出一種氣氛,看到別人一直在拚,自己也深怕會跟不上。老師還會巡堂,只要被發現做功課以外的事,抓到三次就會趕回家。

 

她的母親諸紀平回憶,女兒到了國三下學期,各種病痛不斷,她甚至接到保健室的電話關切。看著始終上升不了的成績,父母和子女一樣眉頭深鎖,沉積的壓力終於在一個夜裡爆發出來。

 

那晚的景象至今仍烙印在諸紀平心裡,女兒落寞地站在面前,淚水從眼睛迸出,顫抖的聲音訴說:「媽,我生病了!」

 

那一刻,諸紀平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隔天就不再讓靖惠參加晚自習,也放棄最後的衝刺階段,母女倆一起作心理輔導。最後,他們選擇高中在家自學。

 

靖惠的故事並非個案,台灣每年有十餘萬的國三生得面臨升學的折磨。北縣國三簡同學說,學校會統一排好每天的考試進度,早自習考一次,下午第八節課再考一次,晚自習時間就得為隔天的考試準備,不能按自己的步調複習。

 

北市林同學也說,學校安排的進度實在太趕,以致於班上有一半的人根本追不上,一、二次在考試中敗陣,對信心便產生很大的影響。像她後來就決定放棄,只讀社會一科。

 

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陳怡光表示,許多孩子都有類似的經驗,但大都在強大的壓抑下,被迫選擇忍耐。不想上第八節輔導課、不參加晚自習,就會被當成異類,遭到老師關切,甚至是被貼上「影響其他同學情緒」的標籤,「我們的教育應提供更多的『選擇』!」

 ......................................................................................................................................................................................................................................................................................................

看到這篇報導 又想起了當年

是啊 當年我們都是這麼走過來的

那段悲慘的歲月

工作多年後 我曾經問了我的朋友

國中三年悲慘呢? 還是高中?

答案是   都悲慘

遇到我老公以後 我問他

我們成就一般 你懂得似乎比我多

我這些年到底學了甚麼

我們的教育到底給了我甚麼

大學前書唸得少得可憐 大學時開始買書看書

才真正愛上書 也因此認識了許多有趣的朋友

 

我沒有上台灣大學 錢賺得也不多

但是我現在很快樂

 

從第一個孩子還在肚子裡的時候

我就對老公說 無論孩子是聰明或笨 成績是好是壞

我只希望他快樂

 

是的 我只希望我的孩子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egles 的頭像
Feegles

Feegles 小精靈的家

Feeg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